中国经济联络中心 China Econnomic Cooperation Center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经贸新闻
国际油价上演“三国演义” 美俄同遭沙特算计
时间:2014年12月10日    

来源: 华夏来源: 华夏时报(2014年12月6日)
      国际石油市场向来是世界政治氛围最浓厚的地方之一,演绎过一场又一场风云际会的传奇。今年6月以来,国际油价出现一轮罕见走跌,累计跌幅高达40%,一场惊心动魄的国际原油版“三国演义”正精彩上演。
      “两桶油”12月4日双双涨停当天,受沙特调低原油出口售价的消息以及全球原油供应充裕的影响,国际油价再次下跌,原油变化率继续处于负值低位。而此前的12月1日,受到抄底资金逢低买入影响,国际油价曾出现短暂上涨,但次日即再次出现大幅下滑。而近期令国际油价受到重创的最大因素则是,11月27日欧佩克宣布不减产,这直接导致纽约油价11月28日大跌10%,跌破每桶70美元。
      “一跌一涨之间,背后就有着三种势力的角逐。美国的左右为难、俄罗斯的破釜沉舟和沙特的左右逢源,三股势力交织此消彼长,矛盾不断升级。”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对于中国,油价的走跌虽然短期内降低了生产成本,有利于刺激经济回暖,但长远却不利于进出口、节能减排以及能源结构转型,虽置身戏外,却难以独善其身,固然爱恨交织,也只能静观这场大戏还将如何演绎。

      跌破50美元?
      从6月开始,国际油价上演了一轮一路走跌的过山车行情。
12月4日,国际油价继续着跌跌不休的行情。截至当天收盘,纽约商品交易所2015年1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下跌0.57美元,收于每桶66.81美元。
      欧佩克最大原油产出国沙特12月4日宣布,2015年1月将向美国和亚洲客户提供原油价格打折。市场人士将此解读为,沙特为争夺市场份额而采取价格战,该消息令油价承压。
全球原油供应充裕进一步打压了油价。此外,美国页岩油的商业化开采致使美国原油产量大幅增加。美国能源信息局12月3日公布数据称,上周美国原油日产量升至908万桶,为1983年以来最高水平。
      而欧佩克的不减产决定继续影响油价。欧佩克的原油产量占全球总产量的1/3,在全球原油市场上拥有无人可及的影响力。此轮国际油价进入下跌行情后,欧佩克是否减产的决定无疑将成为决定全球油价走势的关键,而由于全球经济衰退,石油产量已严重供过于求。委内瑞拉代表估计,全球原油供给过剩的规模已达到“每日200万桶”,这比6个欧佩克成员国的总产量还要多。欧佩克11月28日最终决定,将石油日产量保持在3000万桶水平不变。
      金银岛市场分析师奚佳蕊认为,自欧佩克宣布维持产量以来,国际油价仅仅在两天中就已大幅超跌,使得市场一下子失去了指引方向。
      作为欧佩克成员国之一,委内瑞拉外汇收入的96%来自石油出口,油价下跌为委内瑞拉带来不小打击。委内瑞拉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对下一个阶段的油价行情并不看好,他于12月3日说,国际油价可能继续下跌。
      厦门大学能源经济中心主任林伯强认为,除了供给面持续宽松因素之外,全球对石油的需求增长缓慢也在令油价承压,目前主要经济体经济依旧疲软,特别是欧盟和中国的经济增速放缓,导致原油需求下降,近期石油价格走势可能还会继续弱势,目前看不出有改变原油市场供应相对过剩的迹象。
      “今年二季度,全球石油需求增速下降到2011年以来的最低,而同期石油供给却增加了。IMF近期发布报告还下调了全球经济增速,如果未来全球经济依然不乐观,那么短期石油价格就难以改变弱势。由于石油的投机成分很大,比较弱的石油需求预期会使市场进一步做空,油价跌至每桶50-60美元甚至更低是可能的。”林伯强称。
      韩晓平则认为,这次油价进入下跌周期并不简单,国际原油价格最近数年的“过山车“行情,早已超出了传统的供求关系范畴,价格曲线的背后,实际上是石油大亨们乃至国际政治势力的博弈。
      “在国际政治势力之间的博弈没有分出高下之前,无法去预测国际油价将会走到何种地步。”韩晓平说,但目前谁也没有能力扭转乾坤,只能静观其变。

      阴谋论!
      正如美国著名地缘政治学家威廉?恩道尔所说:“过去20多年来,石油价格上涨或者下降跟供给和需求基本上没有关系。对石油定价的控制可能是除海洛因定价之外世界上最秘而不宣的行当。”
      国际油价历来是供需、投机并存的复杂领域,而本轮的国际油价非正常的过山车行情,除去正当的市场因素外,也随之而生出多个版本的阴谋论。
      在韩晓平看来,油价走跌对美国来说本身就是一把双刃剑,美国最早试图用压低油价来打压俄罗斯,但随着沙特被拉进来,又影响到了美国页岩油气为主导的新能源革命;而俄罗斯虽然因油价走跌经济受到重挫,但仰仗有中国垫底,也正抱着破釜沉舟的心思,试图坐等油价走跌进一步打击美国金融体系,同时通过外交手段实现经济多元化。
      “对冲基金向来是和美国政府配合默契的,也有一定的能力来影响油价,但是美国现在不会轻易往后退。”韩晓平认为。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所长陈凤英也认为,中东地缘政治格局的变化也会令全球油价有较大起伏,美国对俄罗斯采取的制裁措施也会影响油价。
      在过去9个月内,俄罗斯从一个2.1万亿美元的庞大经济体萎缩至一个与西班牙或者韩国差不多的中型经济体。12月2日,俄罗斯官方发布数据,下调2015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预期,俄罗斯首次承认经济陷入衰退。俄罗斯财政部此前曾预测:国际油价每下跌1美元,俄罗斯的财政收入就会减少700亿卢布(约合15亿美元)。
      此轮油价从6月份陷入下跌行情,市场纷纷认为最早应该是美国用来打压俄罗斯的一种手段。苏联为何解体?回顾历史不难发现,美国精心策划的石油战“功不可没”。上世纪80年代初,美国总统里根入主白宫,纠集沙特等国一举把石油价格压到10美元以下并长期保持,使严重依赖油气出口的苏联经济陷入全面困境,最终在1991年分裂解体。当时,沙特担心苏联入侵阿富汗后对沙特形成包围,于是和美国走到一起。

    “历史又一次重演了石油版‘三国演义\\\’,但这一次俄罗斯和沙特的立场都发生了变化。”韩晓平说,俄罗斯面对石油大跌、卢布贬值,一边通过外交手段尽力化解经济危局,一边抱着中国这个大客户试图以牺牲经济利益来对抗美国和沙特,而沙特在制衡俄罗斯的同时,也有意通过打压油价来对抗美国页岩油气。
      市场普遍认为,沙特等产油国选择不减产,剑锋直指日益增产的美国页岩油,因为页岩油动了欧佩克的“奶酪”,在利益面前,欧佩克坚定地选择了回击。
      近两年,中东产油国的市场份额被页岩油不断侵蚀。美国能源部门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8月,美国从欧佩克进口的原油数量仅占原油进口总量的40%左右,为290万桶/日,是1985年5月以来的最低点。
      当前摆在欧佩克面前的一个问题是,由于美国页岩油产业涉及诸多资源盆地和运营商,因此对于油价降至何种水平会迫使美国页岩油停产并没有一个答案。
      国际能源署上月发布的报告显示,即便油价跌至每桶40美元左右,作为美国页岩油主要产区之一的北达科他州巴肯油田仍能保持盈利。但韩晓平认为,目前的油价还是已经低于部分北美地区页岩油生产商的成本,国际油价进一步深跌的话,对页岩油的产量增长势必有较大影响。

      中国爱恨交织
      此次上演的石油版“三国演义”,与上个世纪那个版本最大的不同在于,中国这个需求大国在“石油战争”中正起着重要作用,国际环境和地缘政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新一轮“石油大战”也不仅仅再局限于“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样的结局了。
      在韩晓平看来,中国作为全球石油市场的大客户,这次被俄罗斯牢牢抱着,也让俄罗斯在此轮“石油战争”中底气大增。而俄罗斯正大力施展能源外交,推行亚洲能源战略,积极采取与新兴经济体合作等措施抵消制裁对经济产生的副作用,并大幅度增加对亚洲的石油天然气出口。
      “欧佩克的不减产以及沙特的降价,抛开有针对性攻击的阴谋论外,也是在寻求自身的利益,保住销量而非价格。”北京创高助新会计师事务所负责人黄华认为。
      黄华认为,沙特一方面曾配合美国打压俄罗斯,另一方面又忧心俄罗斯趁油价走低抢夺市场份额。
      事实上,今年中国和俄罗斯签订了一揽子能源合作协议,为俄罗斯的亚洲能源战略打下了重要基础;另外,俄罗斯近期在远东与朝鲜交好,利用朝鲜作为跳板向韩国输出石油,最终实现向日本输出石油;在中东,通过与土耳其交好,实现能源出口;在东南亚,又与越南进行合作。
      “作为能源需求大国,中国在俄罗斯的亚洲能源战略中获益。”黄华说。
仅从短期来看,中国无疑是此轮“石油大战”中最大的赢家。作为世界第一大石油进口国,中国约60%的石油需求依靠进口。据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称,如果油价持续下跌,到今年年底,中国将省下高达300亿美元。
      林伯强认为,国际油价下跌为我国石油储备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好时机,除了满足刚性进口需求,节省巨额外汇支出,还有利于我国加速建设石油战略储备。不过林伯强同时指出,如果油价长期低迷将产生一些不利影响,目前政府在大力推广可再生能源,可再生能源与主流能源有一个比价关系,如果成品油价格不断下跌,势必造成与可再生能源差价不断扩大,不利于能源结构调整、环境治理。
      韩晓平也认为,虽然油价的走跌,短期内对降低生产、交通成本利好,并且促进了股市的上升,使得企业融资能力加强;但从长远看,不利于美国新能源革命的同时,也将打击中国的节能减排计划和能源结构调整。
      关键是看硬币的两面,哪一面在朝上。